高雄县开发区招商引资网
锂矿指数大跌8.58%与基本面背道而驰!碳酸锂价格有望突破2017年高点
来源:网群国际    浏览:

  9月16日,锂矿指数大跌8.58%,全市场跌幅居首。截至当天收盘,14只锂矿指数成分股中,7只个股齐刷刷跌停。

  这一幕与9月初锂矿股的集中杀跌极其相似,完全是二级市场情绪和资金在主导市场,行业基本面并未出现恶化。非但基本面没有恶化,核心产品碳酸锂接下来反而可能会创出历史新高。

  7月底,国内进口锂辉石报价740美元/吨时,澳洲锂矿供应商Pilbara首次拍卖的1万吨锂辉石成交价达1250美元/吨。

  此后,8月初,碳酸锂结束横盘走势开始新一轮上涨,并由当时的8.9万元/吨升至当前的14.4万元/吨。

  9日14日,Pilbara进行第二次8000吨锂辉石拍卖,价格直接跳涨至2240美元/吨,若加上运费和其他杂费,安泰科估算的成本达2500美元/吨,远远超国内外市场各方预期。

  而按照市场各方测算数据,以此价格生产的碳酸锂成本普遍在15-17万元/吨之间,明显高出国内当前锂盐价格。

  百川盈孚数据显示,9月14日,电池级碳酸锂报价15.63万元/吨,电池级氢氧化锂报价14.87元/吨,即市场价反而低于上述估算的成本价。

  8000吨的拍卖量虽然有限,仅可生产1000吨碳酸锂,实际影响有限,但是对市场各方预期和心理层面的影响,不容忽视。

  考虑到锂精矿带来的成本支撑,以及澳洲锂矿弹性不足、国内新增产能释放、下游需求维持高位等因素,碳酸锂、氢氧化锂“主升浪”就此开启……

  成本高企锂精矿价格下行空间有限

  Pilbara Minerals,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ASX)上市公司,澳洲主要的锂精矿生产商之一,其主营业务是运营Pilgangoora项目的锂辉石精矿和钽精矿。

  整体资源储量、品位和现有产能,虽然无法与天齐锂业旗下的格林布什锂矿相比,但是产能与赣锋锂业持股50%的马里昂山锂矿相差无几。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马里昂山锂矿储量2270万吨,品位1.34%,产能45万吨;Pilgangoora项目锂矿石储量1.05亿吨,氧化锂品位1.26%,产能33万吨。

  Altura,为澳洲另一重要锂矿生产商,但是在上一轮锂价下跌中破产倒闭,其建成产能也有22万吨/年,后于今年初被Pilbara收购。

  换言之,若Altura未来复产,其产品销售亦将由Pilbara主导。加上Pilgangoora项目,Pilbara旗下合计产能已达55万吨。

  不过,包括澳洲在内的海外矿山主要资源已锁定。

  其中,产能排名第一的格林布什所产锂精矿只供给天齐锂业、美国雅宝两位股东,排名第二的马里昂山矿又由赣锋锂业包销,所以可以通过拍卖等市场化交易的锂精矿数量很少。

  上述背景下,Pilbara就成了锂精矿可供市场化销售的少数卖家,这也是为何能够连续拿出1.8万吨锂精矿拍卖的原因。

  需要指出的是,锂精矿占据了锂盐生产成本的绝大部分,生产1吨碳酸锂约需消耗8吨锂精矿。

  若按照当前汇率、锂精矿2500美元和每吨2万元加工费估算,碳酸锂生产成本为14.88万元,其中锂精矿成本占比高达87%。

  这意味着,下半年锂精矿对锂盐的成本支撑将持续存在,甚至不排除未来进一步强化的可能。

  对此华西证券晏溶团队指出,“2500美元/吨的锂精矿现货价,不能即刻等同于四季度的锂精矿长协价格,但Pilbara进行现货拍卖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改变现有的锂精矿定价公式,不单单挂钩于中国的锂盐价格,还要引入锂精矿现货价格影响因子。”

  拉长时间看,今天的现货价格,一定会影响未来的锂精矿长协价格定价走势,让本轮周期的精矿长协价格涨势更加陡峭。

  而就Pilbara而言,由于两次拍卖的价格要远高于其长协价格,后续该公司可能会将更多的锂精矿转为拍卖渠道销售,以谋取更高的利润空间。

  销售来源,可能来自于Pilbara原定的产能扩张计划(一期年产36万吨至38万,二期分三个阶段,合计47-52万吨),以及Altura重启后的20万吨左右锂精矿。

  此外,亦不排除其他矿商效仿Pilbara通过拍卖形式出售锂精矿,亦或者参考Pilbara拍卖价格调整自身长协价格的可能。

  在上述供给格局不变,加之可供市场化销售的锂辉石有限,Pilbara或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锂精矿“散单”市场的主要供给方,其价格参考价值也将随之提升。

  全球锂矿资源被锁定增量有限

  天齐锂业半年报中曾援引过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2020年全世界锂储量约8600万吨,主要分布在南美地区,约占全球锂资源总量的近60%。

  当前锂资源供给却主要以海外矿山,尤其是澳洲锂辉石为主。

  上述数据显示,2020年国外矿山锂资源供给量为18.9万吨碳酸锂当量,占比44%,2020年南美盐湖锂资源供给量为12.3万吨碳酸锂当量,占比28%,国内锂资源供给主要来自锂云母,2020年供给量约6万吨碳酸锂当量,占比14%。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前期调研,虽然国内盐湖、锂云母有所增量,但是仍然难以覆盖国内市场对锂辉石的需求增量。

  所以,当前锂盐行业的核心是原料,原料的核心又是澳洲锂辉石。

  而就华西证券晏溶团队对海外主要矿山的盘点情况来看,至少2022年海外矿山亦无明显增量。

  先说在产矿山,分别为上文提及的格林布什(134万吨/年)、马里昂山(45万吨/年)、Pilgangoora项目(33万吨/年)、Cattlin(18万吨/年),以及巴西Mibra矿山(9万吨/年)。

  “相较于2021年,(2022年)已没有提高产能利用率的逻辑,2021年Catlin和Pilgangoora靠提升产能利用率合计增加约26万吨精矿,都处于满产状态。唯一能新增3-5万吨精矿产量的Pilgangoora,还是受益于其于2021Q3末完工的技改工程,4座矿山合计产量近无增量弹性。”晏溶团队指出。

  格林布什矿山,更不用指望。

  一方面所产精矿只供给天齐锂业、美国雅宝两位股东,另一方面天齐锂业近两年因债务问题,锂盐产能扩张明显落后于赣锋锂业,目前处于产能加码和扩张阶段,正在全力推动澳洲奎纳纳一期2.4万吨氢氧化锂项目,加上二期该项目合计产能达4.8万吨。

  即便天齐、雅宝锂辉石够用,也不见得会通过拍卖的形式直接外销,而更可能通过代工形式加工成锂盐产品后销售。

  对此天齐锂业也曾公开表示,“泰利森锂精矿根据天齐和雅保两位股东的需求进行规划生产,公司会结合下游锂盐供需状况和价格回升情况合理考虑是否采用代加工的形式。”

  还需要指出的是,剔除格林布什、马里昂山和Pilgangoora外,Catlin和Mibra矿山的资源也已锁定。

  其中,Cattlin的18万吨产能全部分配完毕。今年1月起,每年向盛新锂能销售6万吨锂精矿;2023年1月起,每年至少向雅化集团销售12万吨锂精矿。

  Mibra矿山,则主供天宜锂业和容汇锂业,前者每年采购量为6-9万吨,后者为3万吨,直至累计购买量达到14.5万吨。

  换言之,除了热衷于拍卖的Pilbara有小部分增量外,其他在产矿山均无多余锂精矿可供市场化销售。

  再看停产矿山。截至目前,唯一确定重启的仅有原Altura矿山,同样归属于Pilbara公司。该矿山预计2021年圣诞节左右重启,2022年年中达产。

  对此晏溶团队指出,“乐观按照明年15万吨产量计算,增量虽小,但这却是2022年全球唯一新增的可用于市场化外售的锂精矿增量。”

  如此来看,已经十分清晰,即锂盐原料供给主力的海外矿山中,仅有Pilbara通过技改增加的3-5万吨锂精矿和Altura重启可能带来的增量,预计总计不会超过20万吨,对应碳酸锂当量亦只有2万吨。

  而按照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统计,2020年全球锂及其衍生物产量折合碳酸锂当量42.16万吨,预计2021年这一数字将达到47.22万吨碳酸锂当量。

  海外矿山端的区区2万吨的增量,又能解决多大问题?

  锂矿、锂盐“一体化”企业岁月静好依旧

  在上述锂精矿供给不会出现明显改善,终端新能源持续放量的作用下,锂盐价格将上涨趋势难以改变。

  只是,由于成本端抬升过于明显,行业内部的盈利能力未来会出明显分化。

  按锂盐原料划分,国内锂盐生产企业可分为锂辉石、盐湖卤水、锂云母。

  以锂辉石为原料的锂盐企业,又分为两类。一种是自有矿,原料高度自给的企业,另一种则是自有国内锂矿,但是无法实现自给,需要外部采购一定锂精矿的企业。

  自有矿的代表性企业包括天齐锂业等,其锂盐原料全部来自于格林布什锂矿。

  虽然锂精矿上涨会抬升公司锂盐产品成本,但是由于公司已将子公司泰利森并表,公司收入构成中亦包括锂精矿,所以盈利整体不过是在公司内部转移。

  另一种是则是原料需要部分外购的锂盐企业,如赣锋锂业、雅化集团等签订的长期锂辉石长期包销协议等,虽然长协价格调整预计滞后于锂盐、锂精矿市场价格上涨,但是若后期Pilbara拍卖价格引领澳洲锂精矿价格继续走高,亦不排除其锂精矿长协价格跟随调涨的可能。

  如果说,锂辉石属于先锋在前方冲杀,盐湖提锂和锂云母类生产企业则是在后方坐享其成,尤其是青海的盐湖企业和江西的锂云母提锂企业。

  原因为,锂辉石价格的快速上涨,带动碳酸锂、氢氧化锂等锂盐价格走高,但是盐湖、锂云母提锂企业不仅具备较强的原料保证,其综合成本优势也要更为明显。

  仅以盐湖股份为例,其锂盐业务载体为子公司蓝科锂业,后者锂盐产品原料来自盐湖股份钾肥装置排放的老卤。

  “公司钾肥装置生产中每年排放老卤量约有2亿立方米,目前蓝科锂业生产一吨工业级碳酸锂需消耗约2000左右立方卤水。”盐湖股份近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指出。

  照此计算,盐湖股份老卤可保障蓝科锂业每年10万吨的原料供给,对此公司人士近期亦向21世纪经济报道 确认了这一“理论值”。

  更为重要的是,盐湖提锂成本要明显低于矿石提锂。

  据早前机构调研数据,蓝科锂业2019年每吨碳酸锂完全成本为3.3-3.4万元,2020年降至3.2万元,今年一季度为3.3万元左右,公司成本控制目标为3万元以内。

  相比之下,即便锂精矿按照1000美元/吨计算,单吨碳酸锂的直接原料成本就超过了5万元,这其中还未将加工费计算在内。

  更低的成本,无疑意味着更大的利润空间、更高的业绩弹性。

  缺点是,包括盐湖股份、西藏矿业在内,目前产能规模较小、产能释放后期较长,如盐湖股份加上二期的2万吨产能,合计产能尚不过3万吨。

  综上,到2022年下半年,锂精矿易涨难跌,并将对锂盐价格构成十分有力的支撑。

  就盈利能力而言,拥有矿端资源、锂盐加工能力和产能规模较大的一体化企业,其业绩弹性也会明显强于同业公司。

  行业研究

  Pilbara锂精矿拍出2240美元/吨 一个多月价格接近翻倍 业内:大超预期

  8000吨锂矿拍出“天价”!机构看好锂价走势 “家里有矿”的公司接着飞?

  海通证券称锂价肯定要上破20万元/吨 锂资源短缺引发“抢矿大战”

  锂辉石精矿拍出天价 47天暴涨80%!锂电股又要火?最新研判来了

项目合作:13851089996 或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温馨提示:本站提供免费发布服务,但对信息的合法性、实时性、真实性和完整性,不承担任何责任。名录资源由会员为向全球展示品牌形象上传,个人信息均经处理后发布,如有遗漏戓涉嫌侵权他人及不愿展示形象的,请将“该页网址和需修改及删除的内容”发至本站邮箱戓留言给我们处理。凡注册会员并发布信息或名录资源的,均可定期获得全球项目参考及合作机会。本站名录资源概不对任何第三方开放,更不提供如交换、出售及查询等服务!
项目合作及建议请留言:请理性留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姓名: 手机: QQ号: 微信: 邮箱:
验证码 点此换一张
项目对接快讯
    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关于我们 招商培训 代理招商 代理投资 代理融资 代理政策 战略伙伴 服务外包
    广告报价 汇款方式 合作方式 免费发布 网群建设 诚聘英才 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