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渠桥招商网
您的位置: 中国招商引资信息网 > 宁夏 > 石嘴山 > 平罗县 > 黄渠桥 > “越南新娘”:婚姻市场的风险和门槛
“越南新娘”:婚姻市场的风险和门槛
2013-12-26 1:05:42   信息来源:网群国际   点击次数:

“买老婆的、要求处女的、年收入4万以下的、身体不健康的、家里不同意的都不做。”这是中介人赵海东筛选到越南寻找新娘的“客户”的门槛,也是为自己设置的保护机制。

今年“光棍节”,某电商推出的“团购越南新娘”活动引发广泛关注,报名参与者多达数万人。但线下的“越南新娘”中介已经以半隐秘的方式存在很多年。

这是一个越来越具有很大风险的利益链。而娶越南新娘的门槛,实际上也已经抬高。

火中取栗

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中国30—39岁的单身汉人数已经超过1100万。庞大的需求催生了日益繁荣的婚姻中介,“越南新娘”虽然是其中的小众“市场”,但却有相当可观的利益。

根据越南女孩的不同条件,彩礼费6000到3万不等,总体费用平均5万—6万,成熟的中介每成功一单生意,就会有5000—1万的收入。利润驱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中介大军,从早期的边境沿线拓展到了内陆地区。只要有一两个越南朋友,或者娶了越南老婆,便能做起一条“流水线”。其中亦不乏曾经的相亲者,他们亲眼目睹娶妻心切的单身汉将积蓄乖乖交到中介手中,也蠢蠢欲动。

赵海东在越南做私人导游,更多的业务是相亲,他的老婆就是越南人。平均每45天,就带一批人过去相亲。通过网络渠道吸引到的客户只是少数,现在更多的方式是主动出击,把整村成片的农村单身汉带出去。

赵海东自认是有良知的中介,通常会建议先去他的安徽家中集合,出示自己的户口本和身份证,让客户放心。相亲成功后,他会带越南女孩到当地中国人开的医院做体检,并且登记信息,如果跑了的话,也会负责协调。“一般相亲成功的第二天,我们就会带女方去办单身证明、护照,通常要10天左右,在这期间刚好办婚礼,等材料下来就到大使馆做公证和认证,最快18天就可以回国了。如果不是按照这个流程,百分之百就是黑中介。”赵海东说。

即便如此小心谨慎,也有可能成为待宰羔羊。“中介过去之后,由于语言不通,对当地的环境也不熟悉,很多人都说不上话,完全由‘养妈’安排,只能对他们言听计从。”为中介牵线的男青年王迪说,越南的中介人无论男女都称为“养妈”,他们负责寻找当地的新娘资源,与中国的中介对接。中介对女孩的了解完全来自“养妈”提供的信息,只有相亲成功后,才能去女方家里,不过,即使见面,能够掌握的真实情况也相当有限。“利益最大的还是‘养妈’,他们经常坐地起价,只能先带一两个人观察,没有做过是鉴别不了的。”王迪说。

而骗财只不过是所有风险当中最小的一种,有人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多名中介都向《南风窗》记者讲述了去年发生的中介被杀事件。“一个中介是被客户追到越南杀掉的,另一起发生在国内,听说杀人的逃到了柬埔寨,后来就没有消息了。”中介王成业说,新娘跑了,客户找中介要个说法,希望能赔一个,中介把责任都推到了客户身上。“有些打工的人一个月才赚2000多块钱,辛苦五六年才攒够几万块,说没就没了,肯定会拼命的。”王成业说。

尽管如此,中介依然甘冒其险。他们知道,趋之若鹜的单身汉们是永不枯竭的财源。

一场赌博

来自全国各地的单身汉组团、由中介带队,赴越南与女孩见面,双方挑选相亲成功后,去女孩家中举行婚礼,然后办理单身证明和入境手续,最终带回中国。

最近,江西、福建等地查出了几例越南新娘艾滋病患者。这是寻找“越南新娘”者面临的风险之一。然而,骗婚、黑中介、祸及家庭,并没有使跨国相亲的热度降低。12月13日,中国驻越南使馆参赞刁其跃给《南风窗》记者的书面回复称,从2012年至今,驻越使领馆已认证1.8万多份越南女性的无配偶证明,赴华“越南新娘”人数与2000年之前相比有明显上升。

以贫穷、大龄的底层青年为主体的中国单身汉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低的成本完成了终身大事。他们无一例外都曾经遭受过婚恋的打击,对中国女孩的失望让他们对越南女孩传说中的贤惠、孝顺和温柔充满幻想。房子、收入、家庭条件,那些在国内的婚姻基石中高不可攀的微薄身家,到了越南便能够折算成一定的资本。对他们来说,娶越南新娘不仅仅是对自己和家族的一个交待,更能满足对过往挫折的报复性快感。

作为中介牵线人,王迪也有找越南新娘的打算。他打工月入7000元,父母每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不到1000,谈过的3个女朋友都嫌他家庭条件不好。虽然王迪出手大方,几次恋爱花掉了10多万积蓄,但仍然无法结婚。“她们跟你谈恋爱可以,但找老公就不行”,王迪这样总结自己的失败经验,家里已经催得很紧了,找越南新娘是他最后的选择。

“作为男人,第一位是金钱事业,第二位就是娶老婆。第一件已经无望了,那就只剩下第二件,所以很多人都是想去越南赌一把,哪怕被骗,大不了就是两年工白打了。”王迪道出了大多数单身汉的心理状态。成本低,而成功率极高。娶回年轻漂亮的越南新娘,婚姻资源分配中原本的劣势者才能感受到逃离底端的解脱,从被挑选的“商品”变成高高在上的“买主”。与他们在社会阶层中所处的位置相比,这样的戏剧性改变让他们获得了安慰。“赌博”因此充满诱惑。

“其实这就是跨国相亲加闪婚”,赵海东为自己的“行业”正名。事实上,当“越南新娘”早已成为婚姻交易的符号,没有人会把赵海东这样的中介看做“红娘”,包括他的“客户”。“买个老婆多少钱”、“跑了怎么办”,是很多有意寻找“越南新娘”的咨询者必问的两个问题。

不过,不是谁都有资格上“牌桌”。那些无法承担几万元风险的人被排除在外。“买老婆的、要求处女的、年收入4万以下的、身体不健康的、家里不同意的都不做。”这是赵海东筛选“客户”的门槛,也是为自己设置的保护机制。

“借钱结婚的太多了,一些人相亲时吹嘘自己的条件,带回新娘后,她们发现与真实的情况反差太大,就会逃跑。”王迪说,这为原本就不稳定的婚姻埋下了隐患,而逃跑又极为容易,只要到派出所表达自己的意愿,通常就会被遣送回去。“有的黑中介原本就是从事跨国卖淫或者传销的人。有些女孩子不是真心嫁过来,只为了骗一点彩礼钱。不过,骗婚的还是极少数。”王迪说,据他观察,问题还是多出在中国男人身上。“越南女孩也越来越精明,她们对中国的情况也有了解,只嫁江苏、浙江一带的。”王迪说,不像很多人以为的,到了越南可以随便挑,一些经济落后的省份已经上了她们的“黑名单”。

变味的“相亲”

“2010年到2012年是越女嫁入中国的快速发展期,最初还是有很多白领过去,也有房地产老板和教授,但从2011年广为人知以后,这个市场就乱了。”王成业说。

自1980年代起,越南新娘外嫁渐成潮流。长期的战争导致越南男女比例失衡,经济落后和女性社会地位的低下导致许多越南女性借此改变现状,低廉的迎娶价格闻名于东南亚,以台湾地区为主要输出对象。据王迪介绍,真正兴起于中国大陆是在2006年之后。此前,通过正规手续娶回的极少,介绍人多是边境的人贩子。1990年代,娶到越南新娘的大都属于富人阶层,寻找的对象条件也比较好。2002年之后,零星的中介陆续出现,娶越南新娘的以福建人居多,随后,口碑传入江西、浙江、湖北、湖南和河南等地。2008年则是一个转折点,“市场”进入真正的繁荣期。“这与中国举办了奥运会不无关系,越南人开始知道中国人变得有钱了。”王迪说。

在“越南新娘”这个大市场中,婚姻经济学中交易和购买的部分完全展露。财富及其能够置换的女性资源有了更明确和赤裸的对应。参与者不再局限于农村地区的单身汉,动机也不再仅仅是娶妻那么简单。一些城市白领加入其中,“这部分人多是38岁以上,丧偶或者离婚。”王迪说。而权贵阶层也嗅到了钱色交易的气味,循迹而来。

“想找越南新娘的不少是有钱人,有人想包‘****’,还有人是为了找人代孕。”王迪透露,今年年初,曾经有一个自称是沿海某区的政府官员找他牵线,寻找一个漂亮有学历的“****”,每个月给女孩3万到5万,提供住房。如果能生个儿子,一次性付50万,而王迪则能够拿到5万的好处。“他对中国的女孩子不放心,现在情人反腐的这么多,怕影响前途。”王迪极力想做成这桩生意,除了5万的好处费,每个月还可以赚到一两万包养的差价。“不过,后来就没有消息了,打过去手机一直关着,大概是因为最近反腐的动静比较大。”王迪拒绝透露这名官员的其他信息。

“这类人不仅是为了包‘****’,他们就是想要一个儿子。”王迪接触的客户当中,也有40多岁的富豪,担心国内的女孩都是为了分他的家产,宁愿每年花二三十万给越南女孩。

对于这些说法,目前难以寻找到相关证据证实或证伪。

下一站:缅甸?

“赌场”上的豪客一掷千金,穷人则小心翼翼守护他们用血汗钱和运气换来的成果。“娶回来待得住才是真正的胜利”,这是李云浩发自内心的感慨,虽然娶回越南新娘6个月他们没有吵过一次架,但是骗婚、逃跑的消息仍然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这场婚姻是如何开始的。

35岁的李云浩本来都已经决定打光棍了,每次过年回到家里,都是他无比煎熬的时候,生怕被问到那个所有人一见他就会条件反射式问出的问题。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信息后,他的心思又动了起来。他用手机拍下了家里的每一个房间,以及村里通向镇上的那条路,准备展示自己最真实的家境,瞒着父亲去了越南。

半个月之后,他带回了一个22岁的女孩。“原本以为,能找个二十五六的就不错了。”李云浩感到满意。回家之后,李云浩就不再去外面打工了,在常州当地找了一份工作,新娘很快也有了自己赚钱的能力。他兑现了之前的承诺,新娘的收入完全独立支配。

“娶回之后的开支更大。”李冒说,新娘要回越南探亲,每年还要给家里6000—1万元经济援助,语言有障碍时,她又不能工作,还要一个人挣钱。时常听说有越南新娘因对家庭状况的不满而逃跑,为了不让这样的噩梦发生,他们只能更努力地赚钱。

西安的白领孙华已经感到有些后悔,小他近20岁的新娘来了半年,却依然无法融入他的家庭。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可谈,新娘和他母亲之间的矛盾让他头痛不已。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闲在家中的新娘每天都在跟越南的异性朋友网聊。

更为重要的是,法律也在挑动着脆弱的婚姻神经。在中国,越南新娘拿到居留证很困难,通常只能拿旅游签证,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续签一次。很多人为了省这笔费用都不会去及时办理。“严打”发生时,他们才意识到一纸结婚证不是他们的保障。

2013年11月,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虽然我国对涉外婚姻并没有禁止性的规定,但对涉外婚姻中介机构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针对一些网站和中介机构,打着介绍涉外婚姻的旗号非法盈利的行为,公安部将会同外交部、民政部,严厉打击这种非法活动。

公安部表态之后,一些“越南新娘”集中地都开始严查,清理非法滞留的外来人口。“老家的很多朋友都出了问题,他们的签证很多都过期了。”王迪说。

与此同时,中越两方也都在对此进行限制和严格审查。刁其跃表示,驻越使领馆要求无配偶证明认证申请人须男女双方共同到场申请,并须提供双方有效身份证件和签证等辅助材料,还要接受面谈。越方对近年中越通婚中出现的问题也非常关切,加强了对中国公民赴越证件和签证的审查,所持签证如与实际目的不符将被处以重罚或限期离境。

尽管如此,这片灰色地带仍然以无法抑制的速度幽暗生长。缅甸、柬埔寨、印尼新娘开始流行起来。

“缅甸的女孩比较老实,有的被遣送回去自己又偷偷跑回来了。”汪永平这样兜售生意,他所在的中缅边境云南德宏州,许多非法进入的缅甸女孩是他借以揽财的对象。他说:“这段时间是最好的时候,缅甸过来砍甘蔗的女孩比较多,一次能见十几个。”39岁的张厚江跃跃欲试,他娶的越南老婆已经无影无踪了,在他们相处的20天里,他教会了新娘上QQ和微信,但现在头像一直处于灰暗状态。

缅甸或许是他的又一次机会。

(文中赵海东、王迪、李云浩、张厚江、李冒、王成业、孙华、汪永平均系化名)

合作沟通: 13851089996 或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温馨提示:名录资源仅为各机构和企业展示全球品牌形象,证明本站接轨国际和对接全球的渠道营销外包实力,概不向第三方开放和出售。个人信息经处理发布,如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凡注册会员发布项目或名录资源,均可定期获得全球项目参考及合作机会!
对信息留言:
 手机: QQ号: 微信: 邮箱:
验证码  点此换一张?    请您理性留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给朋友: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搜狐微博 人民微博 和讯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豆瓣网 百度空间 QQ空间 微信
版权所有:网群国际招投集群 — 全球商协会资源大数据中心 禁止转载并保留一切权利
北京对接中心:010-57895686 13910849766 上海对接中心:021-36307638 13851089996
海外邮件:cnzsyz@163.com 国内邮件:823464602@qq.com 咨询QQ:823464602
苏ICP备06032830号  © 2005-2017

 全球资源  国际平台